• <source id="8bqfb"></source>
  • <source id="8bqfb"><span id="8bqfb"><label id="8bqfb"></label></span></source>
    <source id="8bqfb"></source>
      1. 鄭州商標注冊、河南商標注冊就找鄭州方圓商標事務所! 商標服務|專利服務|版權服務|聯系我們

        判賠500萬元!“搭便車”“蹭名牌”后果很嚴重……

        發布時間:2024-01-19      發布者:方圓商標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在商標侵權等知識產權糾紛案件中,司法機關判定賠償數額時如何準確適用懲罰性賠償一直受到業界廣泛關注。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二審審結廣州阿道夫個人護理用品有限公司(下稱阿道夫公司)訴廣州卓蘊化妝品有限公司(下稱卓蘊公司)、廣州市領云化妝品有限公司(下稱領云公司)、廣州道夫個人護理品有限公司(下稱道夫公司)、楊某等侵犯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認定相關被告構成侵權,并適用懲罰性賠償作出判決,最終判令侵權方賠償阿道夫公司共計500萬元。

         

          起訴網售同類商品

         

          阿道夫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主要經營洗護產品、化妝品研發銷售,該公司經受讓擁有“阿道夫”文字商標及人形剪影圖形商標,其旗下品牌“阿道夫”擁有一定的知名度及市場占有率。

         

          卓蘊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經營范圍為商品批發、零售貿易等,楊某為股東及法定代表人。2017年9月,楊某申請注冊含“MR.BEE”字樣的人形剪影商標,后被駁回。

         

          領云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經營范圍為化妝品及衛生用品批發、化妝品制造等。

         

          道夫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經營范圍為商品批發貿易、互聯網商品銷售、化妝品及衛生用品批發等。

         

          2019年10月,阿道夫公司發現,卓蘊公司在其經營的網店“MR.BEE官方旗艦店”中售賣的“去屑止癢洗發乳”“輕柔絲滑洗發乳”等商品涉嫌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上述產品瓶身正面均顯示有“MR.BEE”等字樣,瓶身正面、背面均顯示一頭戴帽子、身著大衣、面前有一邊框(邊框內有“MR.BEE”字樣)的人形剪影標識(下稱被訴侵權標識)。瓶身背面均印有“委托方:廣州道夫個人護理品有限公司、被委托方:廣州市領云化妝品有限公司”等字樣。

         

          阿道夫公司認為,上述產品使用的標識與其兩個注冊商標相比整體上近似,僅存在細微差異,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或誤以為有特定聯系,涉嫌構成商標侵權,且道夫公司使用與其近似的企業名稱,構成不正當競爭,遂將卓蘊公司、道夫公司、領云公司及楊某訴至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下稱白云法院),并請求適用懲罰性賠償,索賠500萬元。

         

          卓蘊公司、楊某則認為,被訴侵權產品突出使用了楊某的商標及著作權作品,黑色剪影風格普遍存在,與阿道夫公司的商標并不構成近似。

         

          領云公司與道夫公司未出庭答辯。

         

          兩審均判賠500萬元

         

          白云法院經審理認為,在被訴侵權產品上使用被訴侵權標識的行為,足以使相關消費公眾構成混淆與誤認,屬于侵犯阿道夫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卓蘊公司及楊某雖抗辯其使用的被訴侵權標識為合法取得的相關權利,但其主張享有著作權的美術作品亦不能對抗阿道夫公司已在先取得的商標權利。道夫公司、卓蘊公司、楊某共同生產、銷售,領云公司生產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白云法院綜合考慮涉案注冊商標的知名度、侵權者的主觀過錯及侵權形式、侵權時間、后果等因素,認定道夫公司、卓蘊公司、楊某的賠償數額為500萬元(含合理費用),領云公司對于其生產行為在250萬元的范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道夫公司就其使用“道夫”字號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5萬元(含合理費用)。

         

          一審判決作出后,卓蘊公司及領云公司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其主要上訴理由均是未構成侵權及賠償責任過高。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卓蘊公司、道夫公司、楊某構成惡意侵權且情節嚴重,可以適用懲罰性賠償。按照卓蘊公司、楊某所計算出的銷售數據,卓蘊公司、楊某、道夫公司共同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所獲利益為276萬元,二審法院選取273萬元的侵權獲利作為計算懲罰性賠償的基數。阿道夫公司主張按照兩倍計算懲罰性賠償,二審法院認為屬于合理范圍,應予支持。綜上,按照上述計算方式可得出819萬元的賠償總額,故阿道夫公司主張賠償損失和合理開支500萬元,應予以全額支持。

         

          二審法院認為,知識產權損害賠償數據計算中,數量計算方法相對于法定賠償具有優先地位,該案對領云公司無法適用數量計算方法來計算賠償數額,故應當適用法定賠償來確定領云公司的賠償數額。領云公司實施了共同生產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法院適用法定賠償時應考量懲罰性因素。

         

          最終,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提高賠償遏制侵權

         

          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作為對惡意侵權且情節嚴重的侵權人施以填補損失以外的額外賠償,與補償性賠償合并適用,能夠實現對侵權人的懲罰與遏制功能。如何準確適用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一直被業界關注。

         

         律師陳春光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該案是適用懲罰性賠償的典型案例。首先是二審法院明確了適用懲罰性賠償的標準,即在主觀上屬于惡意侵權,在客觀上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對于侵犯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認定,人民法院主要考量的內容包括侵權手段、次數,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地域范圍、規模、后果,侵權人在訴訟中的行為等因素。該案中,二審法院根據在案證據認定卓蘊公司、道夫公司、楊某構成惡意侵權且情節嚴重,可以適用懲罰性賠償;而領云公司是受托生產被訴侵權產品并按照合同約定收取加工費,并沒有實施或者共同實施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因此不適用懲罰性賠償。

         

          “此外,二審法院采取以案說法的方式,釋明賠償總額的計算方法,即計算賠償總額時應當將補償性賠償的賠償基數與懲罰性賠償的倍數賠償分別計算,而后將兩者相加,所得出的總數即為權利人所主張的賠償總額?!标惔汗獗硎?,具體到該案,二審法院計算出來的賠償總額高達819萬元,而阿道夫公司僅主張了500萬元,沒有超過應賠償的總額,因此予以全額支持。

         

          陳春光表示,對于行業頭部企業而言,在自身權益遭受侵犯進行訴訟索賠時,應當根據遭受侵權的惡意程度和具體情節,可以向侵權人主張高額懲罰性賠償,這樣對于“蹭名牌”“搭便車”等行為能夠起到震懾作用,維護好自身合法權益。比如在該案中,阿道夫公司雖然在一審時主張了懲罰性賠償,但實際上是按照法定賠償頂格(法定賠償額上限為500萬元)索賠。如果真正按照懲罰性賠償規則,即便阿道夫公司提出了819萬元的索賠,仍能得到法律支持。(本報記者 趙瑞科)


        上一篇:“上海灘”的一場商標風云,結局如何?

        下一篇:“十萬個為什么”發起維權訴訟,為什么?

        ? 国产成人精品男人的天堂538_久久久香蕉视频_亚洲日本中文字幕_国产美女口爆吞精一区二区_亚洲高清无码永久免费_日韩一二三级毛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