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8bqfb"></source>
  • <source id="8bqfb"><span id="8bqfb"><label id="8bqfb"></label></span></source>
    <source id="8bqfb"></source>
      1. 鄭州商標注冊、河南商標注冊就找鄭州方圓商標事務所! 商標服務|專利服務|版權服務|聯系我們

        判賠330萬元!“CHARLES & KEITH”商標侵權案有果

        發布時間:2024-02-15      發布者:方圓商標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懲罰性賠償是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遏制侵權、加大違法成本的重要手段。在知識產權侵權訴訟中,司法機關如何準確適用懲罰性賠償備受關注。

         

          近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江蘇高院)二審審結樺潔商貿(上海)有限公司(下稱樺潔公司)訴廣州市源泰皮具有限公司(下稱源泰公司)、華喆達商貿(廣州)有限公司(下稱華喆達公司)“CHARLES & KEITH”商標侵權案,維持了此前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無錫中院)作出的一審判決,即認定源泰公司、華喆達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并適用懲罰性賠償判令二公司賠償330萬元。

         

          品牌近似引糾紛

         

          “CHARLES & KEITH”品牌創立于1996年,產品包含鞋履、包袋、皮帶、太陽眼鏡、手環等各類時尚配飾,在業內具有較高的知名度。樺潔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其經授權獲準使用“CHARLES & KEITH”系列商標(下稱涉案系列商標),并可以以自身名義進行商標維權。

         

          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分別設立于2010年7月、2019年8月,其經營范圍包括皮箱、包(袋)制造,箱、包批發等。二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利某,在股東股份控制和業務上存在關聯關系。

         

          2019年4月,案外人鄒某獲準注冊第32543214號“CHERLSS&KEICH”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動物皮、錢包(錢夾)、背包等。2019年12月,該商標經核準轉讓至源泰公司名下。2020年5月,該商標經核準轉讓至華喆達公司名下。

         

          2019年9月,樺潔公司就第32543214號“CHERLSS&KEICH”商標提起無效宣告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經審查后認為該商標與樺潔公司涉案系列商標字母構成、呼叫相近,且整體未形成明顯區別含義,分別構成近似標識,于2020年10月作出裁定,宣告該商標無效。目前,該裁定已生效。

         

          與此同時,樺潔公司認為,作為同行業經營者,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箱包等商品上使用“CHERLSS & KEICH”標識,并在多家網絡平臺開設店鋪售賣該商品,同時在全國各地開設多家加盟店,上述行為涉嫌侵犯其涉案系列注冊商標專用權。因此,樺潔公司將二公司訴至無錫中院,請求法院適用懲罰性賠償判令二公司停止商標侵權,并賠償330萬元。

         

          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辯稱,其不存在侵權主觀惡意,侵權情節也不嚴重,其在“CHERLSS&KEICH”商標有效時合法使用該商標,在該商標被宣告無效后,已立刻停止生產、銷售帶有被訴侵權商標的商品。

         

          適用懲罰性賠償

         

          無錫中院經審理認為,該案的主要爭議焦點是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以及應承擔怎樣的賠償責任。

         

          該案合議庭認為,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作為箱包類產品的生產企業,應當知曉涉案商標的知名度并進行相應的避讓,但實際使用“CHERLSS&KEICH”商標的過程中對其進行了拆分,將其從13個字母和符號的組合人為分割成“CHERLSS”“&”和“KEICH”三部分,該行為明顯系為了使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系列商標在排列分布方式上更為相似,并非對于“CHERLSS&KEICH”商標的正當使用,相反明顯具有刻意借助涉案系列商標聲譽“傍名牌”“搭便車”的惡意。

         

          對于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有關其在“CHERLSS&KEICH”商標被宣告無效后已停止使用該商標的主張,合議庭認為,雖然樺潔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源泰公司在涉案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生效后,仍然存在生產、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行為,但源泰公司在其商標被宣告無效后未采取措施阻止加盟商繼續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行為,仍然構成商標侵權。

         

          在適用懲罰性賠償方面,該案合議庭認為,根據在案證據,二被告公司旗下加盟店遍及成都、南京、上海等多地,門店數量多、銷售范圍廣、經營時間長。涉案侵權行為直接侵占樺潔公司市場份額,給其造成嚴重經濟損失,并給涉案商標聲譽造成不良影響。此外,二被告公司還存在故意隱匿侵權證據等行為。據此,可認定二被告公司侵犯涉案商標權情節嚴重。因此,二被告公司符合故意侵權且情節嚴重,該案可以適用懲罰性賠償。

         

          該案合議庭認為,樺潔公司以二被告公司成都門店經營情況推算其因侵權所獲利益,并將之作為確定該案懲罰性賠償數額的計算基數的主張于法有據,合議庭綜合考慮二被告公司在該案訴訟中存在極不配合,拒不提供其所控制的制造、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等相關侵權情節的證據這一情況,認定懲罰性賠償倍數為4倍,最終作出全額支持樺潔公司330萬元索賠主張的判決。

         

          一審判決作出后,源泰公司與華喆達公司上訴至江蘇高院,江蘇高院經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促進公平競爭

         

          在司法實踐中,部分侵權人注冊與他人近似的商標,但在實際使用中以不規范使用商標的方式實施商標侵權行為。如何準確規制此類行為時常引發討論。

         

          該案一審主審法官、無錫中院知識產權審判庭法官李駿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此類侵權者假借“商標外衣”,惡意攀附在先商標聲譽,“傍名牌”“搭便車”,誘導、欺騙消費者,嚴重損害商標權人合法利益。該案中,法院基于對法律和事實的嚴格審慎分析和認定,探尋立法本意,在切實維護商標權人的合法權益,積極避免消費者上當受騙的同時,也為其他類似侵權案件的處理提供了參考和借鑒,有助于凈化市場環境,促進公平競爭。

         

          該案中,法院結合在案證據,適用懲罰性賠償作出判決同樣引發關注。那么,在知識產權糾紛案件中,懲罰性賠償具體發揮著怎樣的作用?

         

          李駿表示,懲罰性賠償的設立有助于提高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增加侵權者的違法成本,鼓勵更多的人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促使權利人拿起法律的武器打擊侵權,提高知識產權的價值和使用效率。對于知識產權侵權行為,受害方往往遭受了實際損害,此時若僅僅對侵權者處以一定金額的罰款或賠償,往往不足以彌補受害方的損失,懲罰性賠償可以作為彌補受害方損失的手段,為其提供額外的賠償。此外,懲罰性賠償具有懲罰性,當侵權獲利與侵權賠償之間得不償失時,潛在侵權人更有可能放棄侵權行為,從而遏制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發生。懲罰性賠償的實施還可以進一步促進維權、打擊侵權,促進公平競爭,有效維護市場正常秩序,防止不正當競爭行為的發生,保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懲罰性賠償在知識產權糾紛案件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既可以彌補受害方的損失,遏制侵權行為,又可以維護市場秩序,鼓勵創新和發展,提升市場競爭水平,營造良好營商環境?!崩铗E表示。(本報記者 趙瑞科)


        上一篇:判賠150萬元!“酷動”撞臉“脈動”糾紛案終審有果

        下一篇:“佰草集”與“百草紀”法庭對峙,結果……

        ? 国产成人精品男人的天堂538_久久久香蕉视频_亚洲日本中文字幕_国产美女口爆吞精一区二区_亚洲高清无码永久免费_日韩一二三级毛片视频